EN [退出]
神魔之塔>中国新闻

陕西慕尚设计揽的活后承包给外面的游击队干_小老板为多拿拆迁费伪造手续 垮了事业害了亲戚

2017-11-25 13:18

听信“朋友”为多拿几百万拆迁款伪造手续

    一个老板说——

“对抗拆迁垮了事业害了亲戚”

47岁的张国华,原本是一个意气风发、事业有成的老板。

三年前,他的企业和住处突然接到拆迁通知,周围的朋友纷纷向他献计献策,教他如何借此大挣一笔。当时的他,怎么也无法料到,一张通知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拆迁,非但没有如朋友所说“能挣大钱”,反而最后还成了强拆,补偿款也没拿到。

“对抗拆迁,事业垮了,还害了亲戚。”张国华说。

事业高峰期突然接到拆迁通知

在医疗器械行业,张国华曾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。

上世纪90年代以前,各家医院使用的是进口的监护电极,1箱6万元。对此,医院叫苦不迭。后来,张国华得到了一些医院的支持,开始加工生产监护电极,1箱8000元。进口监护电极大幅降价,张国华的企业还成了“高新企业”。

这时,朝阳区十八里店乡一个前任的村干部找到他,盛情邀请他把企业搬迁到该村,并承诺向他提供土地赁、户口迁移等诸多优惠条件。

1999年,张国华与该村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,承租了面积约一亩左右的坑地,租期20年,并在此建起了生产加工车间。从1999年到2006年,是张国华的企业最辉煌的时期。除了监护电极,他还同时加工生产5种医疗产品,年产值高达1000多万元。

张国华说,开始村里确实对他不错,还主动帮他安家落户,并为他出具了落户证明和宅基地面积证明。

“转机发生在2006年。”张国华说。

2006年3、4月份时,他和部分村民接到了拆迁通知。拆迁公司开始入户登记、丈量。开始他并没有多想什么,只是忙着物色企业要搬迁的地方。

朋友出主意让他顿时激动不已

一天,一个与他关系不错的村干部带着拆迁公司的人找到他,开门见山地问:“你打算按什么拆?”张国华说:“按企业拆,我这儿就是企业呀。”

对方说,企业拆迁的补偿项目包括土地租赁合同、搬迁经营损失,加在一起也不过三四百万,如果按宅基地拆迁,补偿款就多很多。他们建议按宅基地拆迁。

他们还给张国华计算:厂房面积700多平方米,按宅基地计算,一平方米补偿1.5万元,700平方米就可以补偿1000多万,还可以安排8至10套住房。

听完后,张国华顿时血向上涌,激动不已,完全昏了头。那段时间,他天天想的就是如何得到这1000多万元拆迁补偿款和8至10套住房。

朋友帮忙下办了宅基地拆迁手续

“我是在朋友的帮助下,在对抗拆迁的路上越走越远的。”张国华说。

按宅基地拆迁的条件是:首先,必须是农业户口、当地村民;其次,要有村委会和乡政府的证明。张国华认为这个条件很难办成。

在朋友的帮助下,张国华不但在村里开出宅基地面积证明,还到十八里店乡政府盖了章,规划科负责人还特意在证明上注明“情况属实”。

这些朋友还给他出主意:处理掉住房,搬到厂里住,这样拆迁公司在拆迁时方便给他安排更多的住房。

成了“付款机”完全不听亲戚的劝告

有一个朋友称,跟开发公司老总是“铁哥们”,能争取到更多的拆迁费,但是多要的部分必须拿出来三七开分钱,张国华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。

另一个朋友张口就要300万,称:只要张国华答应给他300万,他可以要回1500万拆迁补偿款,张国华同样答应了。

那阵子,张国华每天都陪着这些朋友吃饭、唱歌、洗澡,这些朋友也毫不客气地把他当成了“付款机”,什么事都叫他去付款。买电器、请别人吃饭,最后都是张国华买单。

张国华的家人有些担心,怕他被人忽悠,提醒他不要轻信这些所谓朋友的许诺。

他记得,一个远房亲戚曾劝过他:老老实实按政策拆迁,不要弄巧成拙。

对此,他很不爱听,骂这位亲戚多管闲事,吃饱撑的。

预计1000万最后补偿款为77万元

张国华说,最终成为强拆对象这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。

2006年上半年,拆迁公司的朋友向他透露,他最少可以得到1000万元拆迁补偿款和近10套住房。

到了2008年5、6月份,像年糕黏在他身边甩都甩不掉的“朋友”,仿佛一下从人间蒸发,找都找不到了。

张国华接到了村委会的通知,要求与他解除租赁合同。而拆迁公司也不再与他协商拆迁事宜。

与此同时,村委会委托一家评估公司,对张国华所建房屋进行了评估,最后补偿款77万元。

上访告状两次拒绝执行拆迁

从预计的1000万补偿款到最后的77万,张国华一下掉进了冰窟窿,从上凉到了下。根本无法冷静的张国华开始四处告状上访。

村委会向他发出《腾退通知》,要求他在2009年2月20日至25日内,将所占用土地范围内的所有物品搬迁腾空。

张国华拒绝执行。

乡政府再次向他发出《限期腾退书》,头脑发热的张国华仍拒绝腾退。

2009年3月17日,乡政府申请对张国华强制腾退,4月2日,朝阳区政府发出执行通知。

成强拆对象在看守所里面壁反思

张国华说,4月份的时候,如果他醒悟了,主动配合乡、区政府工作,腾退所占土地和房屋,以后的事就不会发生了。

他觉得自己当时就是鬼迷心窍,最后遭到强制拆迁,而且还被行政拘留了7天。

在看守所里,他面壁反思:十几年前他下海开办了自己的企业,生产医疗器械。他从没违法乱纪过,而且从来都是带头响应政府号召,不给政府找麻烦,这次自己是怎么了?

后来,他想明白了,不该盲目听那些所谓朋友的话。拆迁有法,有条例,有规定,没必要请托朋友去打听,去操作。

张国华后来还请教了律师,律师认为,朋友帮他办的按宅基地拆迁的手续,造成了改变土地用途的事实。村里依此与他解除了土地租赁合同,没有土地租赁合同还谈什么拆迁?

“这一切其实是我一手造成的,现在我明白了。”张国华说。

祸及他人入股亲戚吃了挂落

在强制腾退拆除中,还有几个亲戚跟着张国华吃了挂落,其中一个就是入股了他的企业的老刁。

老刁是张国华的表哥,强制腾退拆除当天情绪激动的老刁登上了房顶,结果被工作人员强行带下了房顶,并被行政拘留7天。

老刁是包头人,当天远在包头的家人得知这一消息后非常着急,特别是他的老父亲,一气之下心脏病发作,当天夜里就去世了。

还有一个是张国华的前妻,身体不好,但在他的带领下,也参加了抵制腾退拆迁、四处上访告状的活动,结果几次中途犯病,差点把命丢了。

一心忙拆迁企业很快由盈转亏

张国华介绍,2006年接到拆迁通知以后,由于他一门心思打算通过拆迁挣一大笔钱,让自己一步跨入千万富翁之列,所以,也没有心思再经营企业,结果企业很快由盈转亏。到了今年初,已经是入不敷出了。

看到这种情况,家里人劝他,父母数落他,让他头脑清醒,不要像押宝似的把自己的一切都押在拆迁上,搞好企业经营是根本。对于这些逆耳忠言,当时张国华根本听不进去,而且非常反感。现在再听这些话,他认为句句说的都有道理。

 重整旗鼓恢复工作和生活

现在,张国华租到了一个地方做生产车间,准备将企业尽快搬迁过去,恢复生产。他开始对入股企业的亲戚朋友进行安抚,希望大家尽快从阴影中走出来,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。

村里已经几次派人通知他去拿拆迁补偿款,但张国华一直都没有去,他想等情绪稳定一段时间后再去。

文/特稿记者秦胜利

人物素描

张国华,47岁,十几年前他下海开办了自己的企业,生产医疗器械。轻信所谓朋友的话,为多得几百万的拆迁款伪造手续,最终成强拆对象。企业也由盈转亏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60612.ddqdgj.cn/shehui/20171116/content-4rbz8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5 13:18

导航价格  bj40油耗怎么样  十二公民  早餐培训班  精武门甄子丹全集土豆  中国 亚欧博览会  bbc新闻听力  权力的游戏第五季  c30混凝土三天的强度  各届奥运会的时间地点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陕西慕尚设计揽的活后承包给外面的游击队干_小老板为多拿拆迁费伪造手续 垮了事业害了亲戚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慕尚装饰设计价格用料蒙骗消费者,出了问题还不解决豆角肉焖面的家常做法_排卵期出血量